你当前位置: 鸿利网上娱乐>彩民故事>「亚盘串子赢半」从文艺清纯的完美女神到全网群嘲的“碰瓷大王”…江一燕踏错了哪一步?
「亚盘串子赢半」从文艺清纯的完美女神到全网群嘲的“碰瓷大王”…江一燕踏错了哪一步?
作者:匿名2020-01-11 17:29:55

「亚盘串子赢半」从文艺清纯的完美女神到全网群嘲的“碰瓷大王”…江一燕踏错了哪一步?

亚盘串子赢半,不可否认,江一燕本人是优秀的,但一手好牌打烂,问题出在了哪?

|作者:咖喱

一个贵圈号称“最多才多艺”的女演员,人设突然塌了!

10月22日,江一燕的微博被攻陷,仅仅因为她晒出了自己荣获“美国建筑大师奖”的消息,就引发了设计师们的集体抗议,也让网友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看起来人淡如菊的女演员。

江一燕身上的标签有很多:公益慈善、山区支教、摄影师、文艺女青年、浪漫自由派……在很多人看来,她属于演艺圈淡泊名利、不争不辩的一派,堪称人美心善的代表。

曾经一段时间内,“江一燕”三个字几乎成了朋友圈的鸡汤宝典,有人夸她岁月静好,有人羡慕她活得高级,文青们形容她“一路走来一路盛开”,网友们则把她看作“游离于娱乐圈的灵魂女神”。

而如今这个集“慈善、摄影、文艺”于一身的全能女神,想再加一个“建筑才女”的头衔,网友为啥就不买账了?

碰瓷儿建筑界现场翻车

喜提建筑大奖的消息是江一燕亲自汇报的。

微博上,她用抑制不住的喜悦口吻表示:第一次参与建筑设计就获得了国际专业大奖,很感恩,还能和一起获奖的其他建筑师喜相逢,很开心。

起初,众多媒体和网友纷纷怒赞“文艺女神”又一次破壁跨界成功,粉丝甚至吹起了“彩虹屁”——“这位小姐姐,演员才是你随便玩玩的业余职业吧?”

然而,这个“建筑才女”的人设立得似乎并不顺利。很快,微博留言就开始“歪楼”,建筑学领域的网友们直接把她喷成了一个筛子:

会画图吗?会用天正吗?知道cad吗?知道硫酸纸啥样吗?你就建筑师了?……

大家的观点出奇地一致——江一燕根本不懂建筑,却拿到一个建筑设计类的奖,这是对整个行业最大的亵渎!

其实从这次她所获的“美国建筑大师奖”(architecture masterprize)的官网上可以看出,江一燕的名字的确出现在设计团队中的第一个,而且作品“lj villa”就是她自己在北京的住宅。

在作品介绍中,江一燕自称把整个项目看作是自己的“孩子”,装修从2011年开始,花费了6年的时间,先后从国内外联系请过5任设计师,直到德国设计师加伯的出现,才让她最终满意。

的确,最后房子呈现出的效果可以说是美翻了,有庭院、有鱼池,一看就价值不菲,也绝对是“文艺女青年”江一燕的菜。

用她的话说,因为加伯的想法跟她高度一致,所以她把最后的这个作品称为两人共同的想法。大概也因此,设计团队名单中才出现了她的名字。

可网友很快就看穿了这里的神逻辑:也就是说,江一燕的身份实际上是业主、甲方,可能在盖房子时给予了自己对房子的想法,等房子盖好,她就自然而然变身设计师,并且拿了个建筑类大奖??

emmm……

对此,很多人表示,想象力已经跟不上明星的多才多艺和天赋异禀了。

甚至有网友举一反三: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拿奖,那么中国的房地产大佬们,比如王石、潘石屹、王健林估计家里的奖杯都要堆不下了。

面对各种质疑吐槽,江一燕亲自下场回怼,言辞间也极尽嘲讽和不屑,一边劝质疑奖项造假的网友多去做做公益,一边暗讽那些和他合影的建筑师翻脸比翻书还快,末了,还不忘强调一下自己的神仙颜值……

硬碰硬,结果可想而知,迎来的是一波更强烈的“攻势”。

先是这项国际建筑大奖的含金量被质疑,网友爆料该奖项一年颁发上百个,却连百度词条都没有。再然后,奖项创始人不认识这位得奖人的事实也被贴了出来。

群起而嘲,江一燕这次获奖事件,真是陷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尴尬。

文艺青年的多彩人生

不可否认,江一燕的确多才多艺。

15岁的她进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音乐剧班就读,17岁就跟几个同学一起组成了“漂亮宝贝”演唱组合,为电视剧唱起了片尾曲。

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是她人生的另一个起点,科班培养让她的演技很快得到认可。2007年电视剧《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》里的周蒙,2009年电影《南京!南京!》里的风尘舞女小江,这两个角色帮她迅速打开了演艺之路。凭借后者,她还荣获了第十届长春电影节最佳女配角提名。

江一燕《南京!南京!》剧照

荧幕之外,她也没有缺席文艺青年的聚集地——话剧社。2011年,在安妮宝贝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《七月与安生》中,江一燕演绎的“安生”一角帮她拿下第一届丹尼奖最佳女演员奖。

能唱能演亦能写。2012年,江一燕出版首部个人文学作品《我是爬行者小江》。

事业之外,她游历四方,摄影成了最好的旅伴。2015年开始,她对摄影的热情迸发,接连举办公益摄影展,还拿到了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摄影大赛中国区“华夏典藏奖”。

多年来,江一燕在娱乐圈总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,但她做公益的消息始终没有断过。

从出道之日起,她每年去广西巴马支教、为山里的孩子组织夏令营活动的消息总会时不时抢占一次头条。借由这些报道,“支教”也成了江一燕身上认知度最高的标签。如今,在百度搜索框输入“支教的明星”,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全是江一燕。

支教和公益带来的正能量效应显著:她被邀请作客《朗读者》,讲述如何在支教中体验“人与人之间的无价情义”;也曾用“以公益支教为生活方式的明星”的身份,被推荐为《感动中国》的候选人。

江一燕作客《朗读者》

在众人面前,江一燕努力活得很通透,旅游、写书、做公益,轻松拍个电影就可以拿奖,不声不响就可以很出色,性格上又不纠缠名利,不受世俗羁绊,这大概是所有女人理想中的样子。

不过,世间没有绝对的完美,在这次疑似“碰瓷儿”建筑界翻车之前,她身上最大的污点可能就是那段隐秘又为人熟知的恋情。

恋情成最大污点

江一燕和“蛋糕大王”罗红的恋情纠葛了十几年。从最开始两人因摄影结缘后,就不断有各种实锤抛出。

先是他们的摄影照片取景地被指高度重合,之后两人被拍到深夜幽会、举止亲密,然后于正一句“蛋糕店老板娘扶正之后连口气都不一样”,直接将两人的关系板上钉钉。

尽管消息满天飞,两人对于恋情一直缄口不言,因为这段恋情最大的致命伤就是罗红有家有室。

不过,今年6月,一则罗红另觅新欢的消息,正式宣告了这段恋情的终结。

或许江一燕也早就意识到,在“爱心大使、公益女神、文艺才女”这些名头前,随便加上一个“小三”的身份,都足以让她多年来精心树立的正能量人设付之一炬,甚至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些人当成是洗白工具。

面对这段不被祝福的恋情,及时退出不失为一种最好的解脱方式。

只是没想到,在终于摆脱一个人生污点之后,江一燕的人设如今又遭遇了更为致命的翻车。

不可否认,江一燕本人是优秀的。但1983年出生的她已经奔四了,没有青春可以随意挥霍,没有极具辨识度的长相可以仰仗,剩下的不过是娱乐圈女明星躲不开的“中年焦虑”。

有人说她在走徐静蕾的路,极力塑造“才女”人设是为了掩盖不是“美女”的弱点。可过分展示自己,稍有成绩就拿来大肆宣传,难免有“作秀”的嫌疑,也必定要接受专业的拷问。

不管立人设的初衷是好是坏、有意还是无心,对江一燕来说,一手好牌打烂才是最危险的。